哀中文之式微
2005-11-23 13:26:00
  • 0
  • 5
  • 33

 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口述历史部,于民国史研究有大功焉。前有唐德刚先生撰写的李宗仁及顾维钧回忆录,??已成口述历史之代表作。尤其《李宗仁回忆录》,唐先生以英文撰写,又自译为中文,大笔如椽,波磔雄浑,这样的著作,当得起文史哲不分家之说。深切之史识与俊爽之文采二而一、一而二,读之极深倾倒。


  近有大陆版《吴国桢回忆录》中文版的推出,该书也是口述历史部之一种,封存近半世纪后始得面世。吴国桢乃民国史上的栋梁人物,其书问世,一把钥匙打开多把锈锁,诸多疑案,系铃解铃,涣然而冰释之,在史学上自有其独在的价值。不过较之前几部口述历史,该书又大有美中不足之感,何也?曰中文太差而已,这又是“今译”的问题了。诸多似通非通的句子横亘其间,若老米煮饭、捏不成团;又如清池异物,碍眼闹心。如采访者问吴国桢“就你所知,有没有担任市长职务或者任何其他政府部门的人士,进行过抗议或试图制止这种行为?”读来就很拗口、很费神,究其义,不过是说“有无市长及政府人员抗议或力阻之?”又如,“可不可以说,风纪败落的整个过程真正开始了,它导致了对共产党人缺乏抵抗的能力,对吗?”其意谓抗战胜利后,国民党变接收为劫收、丧失民心之史实,因腐败而丧失能力,这里却翻成“导致……能力”,既费解,又不通,甚至文义悖反、可谓硬译导致语言梗阻的显例。揣其义,似应译为“可否说———风纪败坏开了头,即导致抗共能力的失却?”


  不通不顺、疙疙瘩瘩的句子在此书中甚多,译者据说精通英文;而其中修养如何呢?客气点说,是欠佳欠精通;说重些,那真是惨不忍睹。译文言不及义,不免大大影响原著之价值和分量。类似的还有《永井荷风选集》中译的“那个雅号叫做彩笺堂主人的熟人的爱妾叫阿米的女人重操旧业。”伏读之下,满心不快,简直要迁怒于原作者了。


  可悲的是,中文之式微,在译界已成量大面广的痼疾。吴稚晖早年要把中国文言典籍扔进茅厕,四十年代后期,语文水准恶性下滑,他着急了,又说要从茅坑里拣出来。然而今日文化人,即令典籍当前,他也无从下手,彼辈与中文隔膜之大,全然是陌同路人。呜呼,传统文章奇采,黯然消沉,乃至是耶?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